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皓玉真仙 >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七章 比持久(5.8K)
    压抑、阴森!

    灰白色的火花中,散发着与灵气迥异的恶寒能量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饶是以顾思弦、陈平等人的实力都不由自主产生了如此负面的感觉,勿论揽月山上的元丹、筑基小辈们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头昏眼花,干呕不定,哪怕聚出护盾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尸气!”

    陈平面色一怔之后,随之一寒。

    他虽从未亲自接触过高阶尸族的尸气,但也知此手段肯定比他的法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双肩上的浩瀚压力一卸,灵力旋即恢复了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小命要紧的陈平双手一抖,十指弹动,咒语声从其口中喃喃而出。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团冰灵晶焰开始变形膨胀。

    并化为一层火焰护罩,从头到脚的将陈平护在其内。

    灵火不愧是尸气的克星之一。

    在冰灵晶焰的保护下,他身上的不适感迅速散尽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方才偷偷一瞥身旁的秀丽女修。

    这女子刚才放出了一头高阶尸族!

    难道此女便是裂谷深渊中的那只五阶阴灵族?

    脸色巨变后,陈平立马否定。

    当下揽月岛汇聚了数位顶级金丹,那头五阶阴灵族孤身进入,和自投罗网有何区别?

    而且,他不认为个体相对孱弱的阴灵族能在瞬间压的他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舒真君?”

    灵光乍现,陈平惊魂未定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本门原有一种功法,尤其适合惑心体修炼,可惜元阴一失导致契合度大减。”

    秀丽女修一拢秀发,淡淡的把方才被打断的话说了出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陈平表情一呆,这让他怎么接?

    只好低眉顺眼的干笑两声,接着朝四周一扫,;;寻思如何远离此女。

    他现在基本能肯定,这女子乃是隐藏修为的元婴真君,;;无相阵宗老祖舒穆妃。

    虽然上宗的人族元婴总比突然蹦出一头五阶异族的结果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可于陈平而言,;;却也不是绝对的安全。

    不必说,;;舒真君定已勘破了他的易容术,否则不会这么凑巧的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啁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;;那片灰白色的火云中清鸣再现,一头身躯不过十丈的金雀腾飞冲出。

    此雀浑身皮毛金光灿灿,仿佛镀金之身。

    双目漆黑如墨,;;翼上符文倒卷,第一眼看上去与寻常大妖一模一样,极难区分。

    可头颅上一圈魂魄状的灰色气流,却直接表明了金雀的身份!

    这灰色气流是阴灵族渡劫后所化的天煞气。

    相当于是此雀的修行灵根!

    “雀尸!”

    陈平目光一凝,警惕心大作。

    目前尸族出世的最强者是一龙一雀。

    出现在揽月山上的四阶巅峰金雀,;;无疑是那头凶威滔天的雀尸了。

    但他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舒真君既然抓住了雀尸,;;直接杀了就是,;;为什么要活捉并故意放出来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寻常小辈见到此雀尸,;;还不得吓得魂飞魄散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山脚下数万筑基修士已个个面色苍白,;;鱼惊鸟散般往山外逃窜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哪个方向,;;仿佛有被一层无形的壁障给挡住前路,纷纷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陈平目中蓝芒一闪,立刻就将远处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结果马上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只见山外一处水涧旁遥遥竖立着一根纯白色的阵旗。

    圆头方柄,长不过三寸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阵旗,喷射出的能量竟笼罩了纵横数百里的揽月山。

    将这片庞大的区域暂时隔绝。

    五级阵法!

    陈平狂咽喉咙,再一次认定了秀丽女修的身份。

    能避开他的神识扫探,;;神不知鬼不觉的仅凭一枚阵旗布下高级大阵,;;整个群岛修炼界的阵法宗师绑一起恐怕都难以办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啁!”

    恐怖雀尸全然不顾满山的美味,惊慌失措的往山外飞去。

    但那足以崩碎山脉的力量撞在空中,却只荡起了一层波纹,旋即也被巨力反弹,滴溜溜的抱翅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雀尸仿佛知晓自己在劫难逃,灵活的眼珠迸射仇恨,一个俯冲,化作一团灰色尸气直往山腰处一头撞下。

    “小雀儿急躁了。”

    秀丽女修面容不惊的一抬玉手,修长的五指虚空一抓,青光闪闪的大手一下将灰色光团捞入了其手心。

    随后清濛濛的光华流转不停,五指略一抖动,;;灰色光团顿时现出了原形。

    竟是刚刚那头体型缩小了百倍的金色雀尸,;;在手心处不停的乱转,一副冲的头破血流也时刻想要飞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元婴修士的神通?”

    陈平眼睛一眨不眨,心底狠狠地被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他自笃实力凌驾于一般的金丹大修士之上。

    可没有百招,也休想拿下四阶巅峰的雀尸。

    这还是因为雷火神通对其产生的克制关系。

    但一名初期元婴,竟可将其轻描淡写的玩弄于股掌之间?

    到底是每一位元婴都能做到,还是舒穆妃的手腕高明超越了普通同阶?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的一幕令他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雀尸不是易与之辈,挣脱了几下后浑身尸气重天,忽然一转首过来,双目绿火闪动,喷出了一颗半绿半灰的圆珠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圆珠内显然蕴含着极大的威能,重重的一压,舒真君幻化的大手便崩溃成千万道霞光。

    如同顷盆大雨般从空中纷纷溃散,转眼消失一尽。

    看来,元婴初期的人族,对上四阶巅峰的妖族,压制力也没那么的夸张。

    “啁!”

    雀尸甫一脱困后猛然一张口,口中乌芒闪动,就要喷出什么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,它突然听到头顶上方嗡鸣声大作,一惊之下头颅一扬,一股漆黑如墨的光柱直接喷出。

    此柱正击中了迎头落下的一朵丈许紫云。

    那朵紫云似乎并不是由普通灵力凝聚。

    黑柱打在其上,反倒有种软绵绵的错觉。

    并且下一刻,紫云突然急速的一旋,雀尸的黑柱法术竟被诡异的全数吸入。

    而紫云更是光华大绽,越压越低的同时,分出八个飞龙之柱,将雀尸牢牢突围的方向牢牢锁住!

    雀尸自是不甘任人宰割,又喷出了先前击溃大手的那颗圆珠,意欲冲破龙柱的封锁。

    可惜这次无一丝的作用。

    八大龙柱溢出的光圈首尾相连,使得四周紫气若有若无,但却浩瀚无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头逞凶的雀尸则被困在了上蹿下扑,犹如笼中之鸟,根本无法离开分毫。

    秀丽女修往那边屈指一点,龙柱释放的雾气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每一根都间距等同的屹立悬浮。

    里头的雀尸就这样清晰的暴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随手又布置了一道五级阵法!

    见状,陈平凉气灌体,为之一寒。

    从雀尸崩碎囚笼脱困,到再度被擒,仅过了两息时间。

    要知道,越高阶的阵法,越是繁杂无匹。

    他这样不通阵道的修士布置一座五级阵法,怕最少也要数年时间。

    即便是老牌的阵法宗师,缩短此过程至一个月已是极其的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,陈平猜测,困住雀尸的,应该是一座五级的随身阵法。

    连堂堂金丹老祖都瞠目结舌,何况观望的一众小辈们了。

    赤霄宗的古阳通更是先知先觉般,急忙脑袋磕地的跪下。

    幸好他之前纠结陈平的来历,没有兴致搭讪此女。

    不然下场指不定比雀尸还要凄惨百倍。

    半息后,几束遁光匆匆忙忙的降临山腰,正是顾思弦、梁英卓为首的本土金丹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惊疑万分。

    因为在场的大部分金丹都参与了第一次的剿灭阴灵族之战,基本见过舒真君的本尊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秀丽女子却不是深存于识海里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元婴修士若刻意的改换面容,岂是区区金丹能看破的?

    这时,秀丽女子神情寡淡的微微一笑,手掌在面庞上一翻转。

    旋即,一层五色荧光罩住了半身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光华散去,一名容貌绝丽,削肩细腰,年约桃李的女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此女周身的气息像是沸腾的火山般节节攀升,直至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晚辈顾思弦,恭迎舒真君大驾!”

    “晚辈梁英卓,见过舒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纪元赦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几名赶来的金丹立马变得肃穆无比,默契的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随着老祖们的低头弯腰,一众观礼者以及揽月本宗修士皆都胆战心惊,跪了漫山遍野。

    近千年间,揽月岛好像都无元婴真君踏足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一尊活生生的元婴降临山中,就和难得一遇的天地异象无甚两样。

    当真是无相阵宗派来主持群岛大局的舒穆妃舒真君!

    陈平额前冷汗渗出,心头直堵。

    别看他以往对这位阵法天才虎视眈眈,其实那只是下位者对元婴修士的一种敬仰和好奇。

    就好像凡俗界的村里秀才,眼馋一国公主似的。

    是求而不得的自我慰藉和鞭策。

    如今,舒穆妃真真切切的站在身旁,让顾思弦等人毕恭毕敬,让一岛修士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瞬间把陈平的志向摧毁。

    大境界之间代表的差距不啻天渊,丁点僭越的心思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他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干扰了沈道友的金丹大典和众位的兴致,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舒穆妃轻抬手腕,众修便被一股力道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犹如清泉,倒是和先前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谷</span>“前辈……折煞绾绾了。”

    沈绾绾绽开笑容,怯生生的道。

    她刚晋升金丹不久,首次与元婴修士照面,难免流露紧张。

    而顾思弦等人也连道不敢,面庞除了恭敬之色外,全无别的表情。

    舒真君携雀尸入山,必有其深意。

    “空明岛陈平,见过舒真君。”

    众修循声望去,却见舒真君一旁的一位元丹修士弯腰拜下,容貌、身材即刻改变。

    霎时,变成了一名颇为俊朗的年轻男修。

    “陈平,居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平郎!”

    几道情绪各异的眼神齐刷刷的汇聚而去。

    顾思弦眼睛一缩,对陈平又多了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舒真君就罢了,但此人竟也在他眼皮子底下混入了揽月山,实是阴险万分。

    “你来参加道侣的金丹大典,为何也要躲躲藏藏?”

    舒穆妃自然不会将一群金丹的反应放在心里,微微一转身子,揶揄的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禀告舒真君,晚辈和梁道友之间有一些小小的误会,所以不便大张旗鼓的入山。”

    先朝沈绾绾甩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神色后,陈平又冲梁英卓拱拱手,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如实回复就是为了躲你舒穆妃,只好选择用剑鼎宗当托词了。

    “姜师弟、以及上官玺在秘境遗失的储物戒,交出来!”

    梁英卓也不同他客气,脸色阴沉的道。

    若非众人都知陈平和剑鼎宗的纠葛,两人的对话还真像是在捧哏演戏。

    “储物戒太多戴不过来,我便丢进了海里。”

    陈平耸耸肩,毫无诚意的道。

    听罢,梁英卓剑眉一挑,正欲继续责问,但舒穆妃玉掌一翻,浅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提及秘境倒是让我想起来了,多亏陈道友救了本宗的左丫头。”

    舒真君短短一句话中充斥的维护之意,令顾思弦等人波澜大起。

    即便耿直的梁英卓也闭嘴不言,不敢在真君面前过多刁难了。

    稍一愣后,陈平心底狂喜,嘴上谦虚的道:

    “上宗庇护群岛万载,功德无量,左道友深陷危机,晚辈岂能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竟在舒真君那里博了一个好眼缘。”

    沈绾绾这才松了口气,美目静娴,打量着数十载未见一面的道侣。

    “不矜不伐,难怪本宗的风师侄和左师侄,两位天灵根真传都对陈道友赞不绝口。”

    颔首夸赞着,舒穆妃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君过誉了,晚辈只是做好了一名人族修士该有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陈平连连摆手,口中惶恐的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心中的大石又卸掉了几块。

    观舒穆妃的态度,风天语那边应该替他隐瞒了许多事实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梁英卓双肩发抖,暗中不屑之极。

    而钱坞生,冯成章,楚清凌等修士,也个个面露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陈道友主修火法,我还指望你多杀几头异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舒穆妃的眼神离开陈平,结束了短暂的交流。

    顾思弦一众的神情她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在元燕群岛坐镇了几十年,陈平是什么性格,做了什么恶事,她稍一调查便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机缘逆天,是此子给她的第一个印象。

    其二嘛,陈平的晋升之路与邪修确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但群岛人族的互相攻伐攫取利益,和她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况且,风天语曾几次言明,麻烦她关照这小子。

    从胥师兄透露的一点信息中,她大概猜出了风天语的来历,只是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所以,自家这师侄的面子,她多少要给几分。

    “顾道友、钱道友、纪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陈平与几位金丹挨个抱拳,算是简单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追阳真人。”

    轮到楚清凌时,此人不仅自报道号,还冲陈平和熙的一笑。

    仿佛早已将两人的恩怨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陈平心下一凛,不动声色的回礼转身。

    当初空明岛一战,他既夺了楚清凌的灵剑,又毁了此人的剑心。

    以其狂妄高傲的性格,总不至于涅槃重生了吧?

    含笑间,陈平杀意酝酿。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,楚清凌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,一有机会,绝对会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修炼界的剑修是极为记仇的!

    “平郎。”

    最后道侣相见,沈绾绾目含瑶光,止步于半丈之地。

    “恭喜绾绾得证金丹,我的贺礼晚些间奉上。”

    陈平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。

    舒真君布置阵法将雀尸困在半空,必是有其目的。

    待众修把目光聚来,舒穆妃一指上方,启唇道:

    “半月前,阴灵族大军再度出世,我利用在深渊附近埋伏的阵法灭了十万阴灵族,并抓来那支大军的首领,雀尸。”

    十万阴灵族!

    别看她说的平缓,毫无波澜,但顾思弦、陈平等人闻之,无一不惊骇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不错,一名修士是能相对轻松的灭掉数头,乃至十数头的同阶阴灵族。

    可十万是什么概念呢?

    即便站着不动任由神通轰杀也得耗时甚久。

    这便是阵法一道的神异之处。

    以弱胜强,以少屠多!

    越是高明的阵法师,越是具备此种属性。

    当然,傀儡大军一旦现世,也能和高级阵法相媲美。

    “据我探测,深渊底下,比雀尸强的四阶尸族,起码有两、三头之多。”

    舒穆妃轻声吐露后,眼神略有变化。

    本土的几名金丹互视一眼,顿感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照这样推测,第二波的阴灵族大军又强了不少!

    “我将雀尸活擒而来,首要目的就是让小辈们提前对尸族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舒穆妃接着道:

    “从此刻开始,岛上修士受我无相阵宗节制,三日后一同赶赴深渊,阻止尸族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顾思弦的神情瞬间一变。

    当前揽月岛上,大部分是本宗弟子以及道贺的附属势力。

    舒真君这一决策,等于是把揽月宗当做了前头兵啊。

    “另外三宗当即抽调五百筑基,一百元丹,与我等在边界汇合。”

    舒穆妃并不“厚此薄彼”,直接给梁英卓、纪元赦、钱坞生三人发了命令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顾思弦也无话可驳。

    “敢问舒前辈,这雀尸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眼珠微微一动,陈平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还没研究过尸族。

    如果能得到雀尸,精进一下傀儡术也是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“金丹期的道友们,大可以尝试去挑战此尸,坚持越久,奖励越多。”

    舒穆妃伸出洁白如玉的皓腕指着大阵,口齿清晰的道。

    比持久?

    陈平心里一乐,这正中他的下怀。

    金丹巅峰的体修精力充沛,在场的一众金丹谁与争锋。

    “舒真君,晚辈自认神通低微,便不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冯成章苦笑一声,抱拳道。

    他一个金丹初期入阵,恐怕还没见到雀尸本尊,就会被尸火化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接着,楚清凌、沈绾绾、钱坞生相继告罪放弃。

    而陈平、梁英卓、纪元赦、顾思弦四人则跃跃欲试了起来。

    反正有舒真君在旁掠阵,纵使不是雀尸的对手,但性命当是无虞。

    重点是真君口中的奖励。

    堂堂梵沧海域顶级人族势力的老祖,想必随便拿出的东西,都是重宝级别。

    仿佛想到了什么,舒穆妃抿唇笑了笑,美目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。

    “坚持最久者,获四海八荒抚夷诛邪通天遁地大将军之封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场上金丹有一算一,集体沉默。

    就连顾思弦这等心机深沉的老狐狸,也不禁嘴皮狂抽,使劲憋着自己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舒真君怕不是凡俗界的书籍看多了。

    但谁叫人家是元婴修士?

    众修不屑一顾之余,还得装作非常认可的受教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平剧烈喘了几声,以此来掩饰他的失态。

    再余光一扫舒穆妃,他渐渐摸清了此女的性格。

    活了几百年心智绝高不假,但似乎还有一丝未泯灭的纯真。

    “封号只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好在舒穆妃不曾忘记自己的元婴身份,袖裙轻轻一甩,几道流光四溢的东西旋飞出现。

    整整齐齐排列在众修面前。

    “青璃龙涎丹!”

    目光停顿在最右边的玉盒上,陈平低呼一声,当即挪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龙涎丹,四品丹药。

    鼎鼎有名的辅助破阶之物。

    金丹中期修士服用,能省去十载左右的法力积累。

    何况是三道纹的龙涎丹。

    一次性增加二十载法力,并借助药力冲击后期瓶颈也不是难事!

    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qbiq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