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一个蛮夷!!好一个吴三桂!好一个李成栋!”

    朱棣高坐龙椅,勃然大怒,

    “来人!传令,朱高炽监国,朕要御驾亲征!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同这些清军打,朕就杀尽他们的先祖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“传令,私通蛮夷者,夷九族!!!”

    “这条定为祖训。”

    “朕可以容忍我大明灭国,王朝腐朽,灭了也就灭了,但绝不能亡于化外蛮夷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汉家之地,哪怕是亡,也只能亡于汉人手中,我决不允许亡在这群老鼠手中。”

    太极殿。

    武将的角斗早已消失,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视频。

    一个个文臣武将面露煞气,肃杀之气弥漫宫殿。

    “陛下,给我三万人马,我要灭了东北之地!”程咬金怒气勃发,昂首请命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只要两万!!臣必定扫清东北,不留一人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只要一万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五千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朕闭嘴!!!”

    李世民勃然大怒,

    “程咬金,朕命你为河东道行军大总管!命牛进达为河东道行军副总管,你们二人,率军五万,务必给朕将东北之地扫清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刚打完突厥,国库空虚,朕不会给你们多少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吃的,用的,你们出了大唐疆域自己去取!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抢,是借,是偷,烧杀抢掠,朕都不管!”

    “朕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片疆域,不留一个活口!”

    孔颖达欲言又止,但最终,还是叹了口气没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的文人尚且还有血性,哪怕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三人,此刻都一个个怒气勃发,恨不得亲自上阵斩杀。

    程咬金牛进达对视一眼,嘴角露出疯巅的笑。

    “臣,遵命!”

    军队,和土匪强盗,有时候并没有差别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土匪强盗,他们俩还做过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汉武帝露出疯狂的笑,旋即脸色骤变,

    “卫青!霍去病!赵破奴!公孙贺!”

    “传朕命令,卫青亲率十万大军北攻匈奴,赵破奴摔五万军队守左翼,公孙贺守右翼,霍去病领两万骑兵自由行动!”

    “既然灭不了清,朕就灭了匈奴!”

    “数十年的防守!”

    “朕要让匈奴知道,”

    “从此以后,攻守易行了!”

    “寇可往,我亦可往!”

    嬴政拳头握紧,他万万想不到,后世子孙居然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如同猪羊般被人杀戮!

    “传,李信,蒙恬,王贲!”

    望向北方,嬴政严重寒光凛凛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先扫除匈奴,再灭百越!

    南宋。

    赵构面露畏惧,如果他没看错的话,视频中清兵的服装和如今金朝的士兵服装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赵构有些失魂落魄,莫非他大宋最后也要受如此侮辱吗?!

    岳飞看的心中怒火沸腾,他大喝道:

    “陛下,臣请出战,臣愿立下军令状,这一次,臣必灭金,收复幽云十六州。使我华夏百姓,不受苦难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容后再议,容后再议。”赵构不愿再惹金朝南下。

    如此拖着挺好。

    岳飞面露惊愕,扬州十日,嘉定三屠,陛下您都能忍?

    陛下您难道不知道久守必失吗?

    1629年。

    年轻的崇祯怒火沸腾,

    “来人!给我查!查清民籍中有多少叫吴三桂李成栋的,统统处死!!!”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身死也就罢了,最后大明江山居然还被后金给夺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哪怕身死,他也会被钉在民族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以往不知道也就罢了,既然知道了,他便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光幕中,视频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恢宏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【1644年,李自成攻克京城,称帝大顺。】

    【吴三桂率军投降大清,牢不可破的山海关成了摆设。】

    【他率领军队,跟随清军入关,南征北战,破了大顺,灭了南明,亲手杀死南明永历帝,最终受封平西王。】

    【1673年,因清朝削番,吴三桂反叛。】

    【不论是明朝,还是清朝,吴三桂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奸臣。】

    【对明朝,身为明将,在崇祯帝求救时置之不理,作壁上观,驻守山海关却投降清军,中原最后一道屏障就此破碎,从此清军如同蝗虫,扫向中原大地。】

    【食君禄,受君恩,却恩将仇报,拱手将大明江山送给清朝,实为奸臣。】

    【对清朝,在云南称王称霸,最后反叛清朝,整个西南之地陷入八年战火。】

    【吴三桂——奸臣盘点第九位。】

    正当所有人都怒骂吴三桂,恨不得食其肉时,光幕中,一个番外小视频开始播放。

    视频中,一个清初朝堂。

    清朝官员头顶老鼠辫,身穿旗服,立在一侧。

    汉族官员头束长发,身穿汉衣,处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两者各不相邻,互不打扰。

    这时孙之懈头顶老鼠辫,身穿旗服,得意洋洋的上朝。

    他是汉人,但是为了迎合清朝皇帝,特意穿了旗服,剃了光头。

    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视频中,

    不论是汉人团体,还是满清团队,都不让他入列。

    满清官员瞧不起他,认为他是趋炎附势之辈。

    汉族官员也鄙视他,为了官职身穿旗服,同样不许入列。

    视频中的孙之懈狼狈不堪,暗恨不已。

    最终,好似是报复,孙之懈上书,请求剃发易服,改旧制,行新礼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国各地为此起义者不绝如缕。

    【孙之懈,因阉党势大,便投靠阉党,以势欺人,后清朝处立,便投靠清朝。】

    【为了迎合清朝皇帝,孙之懈剃发易服,为人所不齿,一怒之下上书改革旧制。】

    【1944年孙之懈上书请求剃发易服,待诏令传遍全国,起义者不绝如缕。】

    【嘉定三屠,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。】

    【孙之懈,佞臣也!】

    京城中,一个相貌丑陋的官员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正是孙之懈!

    他此刻被革职,正想着能否运作一下官复原职,谁成想等来的不是官职,而是他反叛的视频!

    崇祯死死盯着孙之懈的样子,心中的滔天怒火顿时爆发,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给我把孙之懈抓了,于西市凌迟处死!!!”

    “不杀此僚,朕心难安!”

    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qbiqu.com